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博文

   在科技部国际合作司的支持下,由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主办、战略院综合发展研究所承办的“中非科技政策交流会”在战略院召 开。共有来自南非、埃及、肯尼亚、莫桑比克等21个非洲国家以及瑞典、加拿大等国的代表参加了此次交流会。与会专家围绕加强中非科技交流与合作这一主题, 交流中非科技政策与战略,探讨政府如何鼓励和营造科技创新的公共政策环境。

    会上,战略院常务副院长王元和非洲代表团团长、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计划(NEPAD)科技处顾问Agrrey Ambali教授分别致欢迎词。王元强调了中非之间的传统友谊,对到访的科技官员及学者表示欢迎,希望能够通过本次会议加强彼此间的合作;Ambali教 授对于我院精心筹办此次会议表示感谢。会议由战略院综合发展研究所所长孙福全主持,副院长杨起全做了主旨发言,介绍了我国科技发展的概况;郭铁成研究员、 高志前研究员、刘冬梅副研究员、张杰军副研究员、郭戎副研究员等同志均做了专题发言,内容涉及科技促进经济发展的战略、技术转移的重点领域和主要措施、科 技管理体制、技术创新体系和科技融投资等领域。

    Agrrey Ambali教授指出,《非洲科技整体行动计划》(CPA)的总体目标是使非洲能够掌握和应用科学、技术及相关创新,以达到消除贫困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 标,确保非洲能为世界科学知识和技术创新做出贡献。他着重提出,希望推动中非在激光技术、纳米技术、健康和卫生等领域的合作。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 (IDRC)的学者Fred Gault教授、瑞典隆德大学Claes Brundenius教授、莫桑比克的科技官员Marcelino Lucas等代表也做了发言。

    在宾主双方热烈友好的谈话气氛中,本次交流会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将极大地促进中非在科技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会议其间,合作司王启明参赞分别与埃及科研部长助理Maged M.Al-Sherbiny先生和NEPAD科技处Aggrey Ambali教授举行了对口会谈,围绕双方关心的“如何增进合作”的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会议结束后,王启明参赞又会见了非洲国家的23名参 会代表。

  中国前驻埃塞俄比亚,博茨瓦纳大使蒋正云。

  最近,“中非希望工程”引起了网友的热议,反映了网友对该工程的关注。然而有些网友由于 对中非关系和国家对非政策缺乏了解以及“中非希望工程”初始阶段不可避免的缺憾,提出了不少疑问。我认为这都是正常的。我很有兴趣地阅读了网友的部分评 论。作为网友群体的一员,又曾是中非关系发展的参与者,我愿意就“中非希望工程”谈谈我的看法。

  一、我长期参与对非工作的感受

  我曾长期从事对非工作,目睹了非洲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和非洲的贫穷落后,亲身感受了中国几代领导人对中非关系的重视,见证了中非关系的发展历程,体验了中非人民之间的友谊。

   非洲是一个灾难深重的大陆。15世纪开始西方殖民者涉足非洲,非洲经历了长期的殖民统治和400余年的奴隶贸易,给非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自上世纪 50年代开始,非洲人民进行了英勇卓绝的民族独立解放斗争,至1994年纳米比亚独立,非洲最终完成了非殖民化进程。然而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非洲建设国 家发展经济的道路并不平坦。非洲仍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大陆。世界上49个最不发达国家有33个在非洲。非洲人口占世界

  人口超过15%,然而GDP总量只占世界的2.5%。平均文盲率大约35%。非洲的现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没有非洲的发展和繁荣,世界就不能真正地实现发展和繁荣。中国作为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一直支持非洲国家建设国家和发展经济的努力。

   新中国成立后,尽管我们当时面临着巨大困难,第一代领导人仍然把非洲人民争取独立解放的斗争看成是中国人民自己的事业,坚决支持非洲人民的斗争,并对独 立的非洲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经济援助,援建了包括坦赞铁路在内的一批项目,有力地支持了非洲人民的民族解放和国家经济建设。周恩来总理1963年访问非洲 时宣布了中国援非8项原则,在非洲和国际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中国对非的支持和无私援助,使中国赢得了非洲,非洲成为中国外交的发祥地。进入上世纪90年代 后,中国主要领导人多次访问非洲,表明中国领导人对中非关系的高度重视。2000年中非双方共同启动“中非合作论坛”,特别是2006年11月“中非合作 论坛”北京峰会发表了《北京宣言》,确立了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成为中非

  关系发展的里程碑,中非关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中非峰会和部长级会议先后出台了很多促进中非关系发展的举措,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领域。教育领域包括修建小学,技术学校,培训中心,增加奖学金名额,提供技术和职业培训等。

   援助和支持总是相互的。中非合作属南南合作范畴,是穷帮穷的关系。中国援助了非洲,非洲也向中国提供了可贵的帮助。非洲国家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 上,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1971年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非洲国家对此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第一代领导人曾说过,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联合国 的。非洲国家坚定地支持中国的统一大业,在涉台,涉藏,涉疆和人权等问题上都是中国的坚定支持者。在中国遭受重大自然灾害时,一些非洲国家不顾自身困难向 中国提供援助,体现了非洲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

  二、关于“中方希望工程”

  “中方希望工程”是在“中非合作 论坛”特别是中非峰会丰硕成果的感召和中非关系全面深入发展的背景下出现的。它体现了中国民营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对中非关系发展的参与,是国家提倡和鼓励的 “公共外交”的具体体现。当我最初听到“中方希望工程”构想时,我感到很高兴。我认为:其一、“中非希望工程”对发展中非关系有利。上世纪80,90年 代,中国对非援助和投资的主体是政府。中国囿于国力,对非援助和投资力不从心,难以满足非洲朋友关于投资和援助的要求。那时,我们常对非洲朋友说,随着中 国国力的强大,中国会逐步增加对非援助,我们鼓励中国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到非洲搞投资合作。现在中国民营企业经过长期发展和资金积累,有实力到非洲搞慈善和 援助。修建希望小学是中国民营企业和非政府组织首次有规模的教育援非,符合“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和部长级会议的目标和原则。

  其二、非 洲教育设施缺乏。我曾在非洲工作多年。在殖民统治时期,非洲人民很少有受教育的机会。非洲国家独立后,教育有所发展,但总体上教育仍很落后。我曾考察过非 洲国家的教育设施,也考察过中国政府援建小学的地址。校舍缺乏,校舍简陋是普遍现象。不少地方小学生要步行十几公里去上学。在考察建校地址时,适龄儿童从 四面八方赶来,孩子期待的目光和上学的热望,令我终生难忘。中国政府已在非洲建设100所小学,建设了技术学校和培训中心,受到非洲国家和人民的好评。教 育是国家建设和经济发展的基础,教育的滞后迟滞了非洲的经济发展。建设希望小学符合非洲国家教育兴国的基本国策。其三、工程执行中的原则。在“中非希望工 程”酝酿阶段,我作为前驻非大使参与了咨询。组委会提出一个问题:西方国家在非洲搞慈善,现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和非政府组织搞“中非希望工程”,我们怎么 搞才能与西方不同呢?最后的结论是:工程的建设自始至终要符合国家的对非政策,不附加政治条件,不干涉内政,平等协商,不强加于人,不抱恩赐和施舍思想, 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和风俗习惯。如果“中非希望工程”遵循了国家对非政策和上述原则,那就是有中国特色的慈善活动。其四、“中非希望工程”是对西方指责的回 击。中国的投资进入非洲有利于非洲的经济发展,中非关系是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新型伙伴关系。西方统治掠夺非洲

  几百年。现在中国经济发 展了,中国企业走进非洲是理所当然的事,受到了非洲的欢迎。非洲的前殖民者认为它们的利益受到了威胁。于是西方的媒体,政客对中国的指责就来了。今天说 “中国在非洲实行新殖民主义”,明天又说“中国掠夺非洲资源”。“中非希望工程”是由中国民营企业捐资,惠及非洲失学儿童的一项慈善工程,表明了中非友好 已深入人心,任何指责都阻挡不了中非友好关系的发展。

  三、一点希望作为对非工作的老兵,退休后我仍然关注中非关系的发展。我兴趣盎然 地关注着“中非希望工程”的进展。“中非希望工程”已在坦桑尼亚,纳米比亚,肯尼亚,布隆迪和卢旺达启动。参加启动仪式的中国企业家代表团受到了这些国家 政府的高规格礼遇。国家元首或政府总理等领导人亲自出席启动仪式,亲切会见代表团。他们赞扬希望小学是来自中国人民的礼物,他们把中国称之为“全天候”的 朋友,反复声明支持中国的统一大业,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这些国家的媒体以头版头条报道“中非希望工程”启动仪式。所有这些传达了一个信息,非洲国家期待 着修建小学。关于“中非希望工程”的讨论,已在一些非洲国家引起反响。媒体和政界担心,已启动的“中非希望工程”半途而废,无果而终。“中国人说话是算数 的”,已在非洲国家深入人心。我真诚地希望,目前的讨论能有助于“中非希望工程”的组织者广泛吸取网友的好建议,推进工程健康进行,以不使非洲朋友失望。

埃及、南非两国在近日召开的第六次双边混委会上表示,将加强两国在通讯及信息领域、特别是电子商务和通讯基础设施更新方面的合作。两国拟建立联合工作组,通过定期召开会议等方式及时交换经验,进一步巩固两国在信息技术领域业已存在的合作基础。

  肯尼亚信息部发表公告称,肯尼亚政府将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力争使肯尼亚成为非洲电子商务领域的领头羊。

  肯尼亚茶产业理事会发表公告称,肯尼亚2009年茶叶出口约3.42亿公斤,占全球茶叶市场份额的22%,居世界首位。此前茶叶出口长期居世界首位的斯里兰卡2009年茶叶出口量约为2.8亿公斤。

  土耳其外贸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03年至2009年,土耳其对外承包工程总金额达1545亿美元,其中2009年对外承包项目金额为180亿美元。

  瑞士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瑞士酒店入住天数为3560万天,比2008年下跌4.7%,为连续三年增长后首次下跌。联邦统计局称,下跌由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导致。

  菲律宾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以含汞量超标为由,禁止在菲全国销售9种产自中国的化妆品,其中包括娇丽回春素美白祛斑霜、新娇丽七天祛痘霜、娇丽十天祛斑日霜夜霜套装等。

  美国最新的凯斯-席勒房价指数显示,2009年12月美国20个大城市房价经季节调整后比11月份上涨0.3%,为连续第7个月走高,但同比仍下跌3.1%。与2006年5月房地产泡沫破灭前的峰值相比,去年12月份美国房价跌幅为30%。

摘要:非洲最大传媒公司Naspers CEO库斯-拜克尔(Koos Bekker)表示,目前公司拥有逾6亿美元可支配资金,希望在东南亚寻求收购目标。

    据国外媒体报道,非洲最大传媒公司Naspers CEO库斯-拜克尔(Koos Bekker)表示,目前公司拥有逾6亿美元可支配资金,希望在东南亚寻求收购目标。

为强化Naspers在亚洲的地位,对抗来自互联网竞争对手提供的付费电视业务的激烈竞争,拜克尔称Naspers收购目标及完成交易数量将与去年基本持平。Naspers去年评估了约200家收购对象,完成交易比例约10%。

拜克尔说:“交易规模难以预测。”现年56岁的拜克尔希望通过其在非洲和欧洲构建的网络,在新兴市场编织一个强大的媒体帝国。Naspers通过其MultiChoice部门向非洲50个国家提供付费电视服务。截至9月30日的半年财报数据显示,Naspers营收为135亿兰德(约合18亿美元),其中MultiChoice贡献60%。

今年,Naspers以3.42亿美元购买巴西电子商务平台BuscaPe.com 91%的股份;以1950万美元购买波兰金融门户网站Bankier.pl 83%的股份;以2120万美元购买南非软件开发商Korbitec 51%的股份。

Naspers是家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公司,在南非拥有逾60家消费者报刊,其中包括销量最高的通俗报纸《Daily Sun》。Naspers持有非洲、巴西、中国和波兰及匈牙利等国家发行商、电子商务网站和数字广播电台的股份。

可用资金

拜克尔说:“Naspers在东南亚组建的收购团队已成立约一年时间。我们经常对收购团队的成员说,或许明天就进行收购,也可能还会等上一年时间,这取决于我们要整合的交易类型。”

拜克尔说,Naspers抓住有利利率机遇,将贷款额度提高至16亿美元,目前已使用9.48亿美元。拜克尔说:“这意味着如果我们需要资金,将由足够的储备,如果不需要,对我们也无害。”该公司权益负债率(Debt to equity ratio)为8%。截至9月30日,其资产负债表上现金量为7.36亿美元。

拜克尔还否认了前段媒体报道Naspers收购AOL旗下ICQ服务的传言。拜克尔说:“收购ICQ服务纯属谣言。”

付费电视竞争者

Naspers一直在寻找比传统平媒增长快的互联网业务。Naspers在欧洲的互联网部门包括电子商务部门Allegro、Ricardo和Gadu Gadu及互联网服务公司Mail.ru。Naspers持有腾讯公司35%的股份。

拜克尔说:“付费电视业务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互联网。”

在南非,已有四家新公司获得付费电视牌照,但还没有一家公司推出服务。牌照持有者E.sat放弃进军付费电视市场的计划,其24小时本地新闻频道采用MultiChoice的Dstv平台。

Naspers通过与美国电影公司等内容提供商合作发展壮大自己的电子平台,扩大竞争优势。拜克尔说:“我们主动出击要比别人出击蚕食我们的业务强得多。10年后,付费电视业务将与现在有本质性差别。”

    9月26日,由天津港与香港通用航运有限公司联合打造的国内第一家非洲货物物流中心——天津港通用非洲国际物流中心正式揭牌。这是天津港加强国际合作的又一成功范例,标志着天津港散杂货西非航线正式开通。

    近年来,随着中非关系的迅猛发展,中国与非洲各国交往密切,项目建设、合资合作、贸易往来突飞猛进,稳定发展。2006年,中非贸易额达到555亿美元,同比增长40%。其中中国对非出口267亿美元,同比增长43%,从非洲进口288亿美元,同比增长37%。2006年,经过天津港的非洲外贸货物达336万吨,同比增长63.3%。特别是2006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中非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政府提出了八项推动中非关系发展的举措,更开启了中非合作的新阶段。天津港集团公司抓住机遇,主动与香港通用航运有限公司洽谈,就双方开展贸易往来合作答成共识,联合出资组建了具有国际水平,按照国际标准运行的现代化、多功能物流中心。

    该物流中心位于天津港保税区,库场总面积6万平方米,包括一座5500平方米的仓库,拥有25吨、50吨轮式起重机及6吨叉车等现代化装卸机械设备。距离码头运输距离不足5公里,它将以天津港码头泊位、铁路专线和以方便快捷的高速公路网为依托,为中国至非洲进出口货物提供一体化的物流解决方案、服务,其主要功能包括:仓储、配送、加工及增值物流等业务,该物流中心的成立对于促进中非贸易往来和经济发展具有积极意义。另据了解,天津港还将以此物流中心为依托,开辟中国至印度和中国至波斯湾的不定期航线和班轮业务,同时开发非洲木材进口等项目,届时木材进口与钢材出口可实现船舶重来重去,预计每年物流量可达到200万吨以上。

据尼日利亚当地媒体报道,“非洲物流业峰会”在尼首都阿布贾举行。据了解,本届会议将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 50家企业与会,其中已有7家中国企业报名参会,分别来自深圳、大连和重庆等地。加纳、坦桑尼亚、巴基斯坦、南非、阿联酋、澳大利亚等国也均有企业报名参 会。

“中国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通货膨胀,中长期是经济结构调整的问题。”轻嘬一口饮料,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轻吐出判断。

9月5日的北京是佐利克中国之行的最后一站。从9月1日开始,他陆续与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等中国领导人会见,并参加了一个有关中国经济转型的研讨会。

在许多结构转型的药方中,佐利克特别提到将中国的低端产业向非洲国家转型的可能性。“不仅是南北合作,而且要南南合作,许多非洲的领导人对探讨这一问题很感兴趣。”佐利克说。

向非洲转移

根据国际经验,当国民人均年收入在3000-6000美元时,可能会出现生产率和收入增长停滞的问题,即“中等收入陷阱”。此次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财政部共同撰写的一份报告,主题为中国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我和中国领导人讨论中提到,未来中国劳动力会转向更高的价值链。和中方进行的一些讨论包括,中国企业如何考虑把一些低附加值的行业转到非洲地区,比如是否可能在非洲建立一些工业园区。”佐利克说。

根据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的估算,中国目前低附加值出口的就业人口为8500万,撒哈拉以南和北非地区的就业人口大约1000万。换言之,如果中国8500万人口中的500万转移到非洲,意味着非洲这一领域50%的增长。

“这里涉及到一系列问题,包括能源、物流、海关、各国的稳定情况等。”佐利克认为合作可能性很大。他透露,刚刚离任的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对这一话题非常感兴趣,他现在是尼日利亚的经济协调部长兼财政部长,而且非洲其他经济体的领导人也如此。

中国实现转型的可能方式包括:自然资源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定价、更加关注环境问题;政府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作用进一步弱化,在公共服务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建立更加现代化的财政体制,让各级政府的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匹配等。

汇率升值也是佐利克与中国领导人讨论话题之一,大家一致认为,在人民币升值之外,中国还需要结构性的改革并行。

冰火两重天

佐利克预计,今年秋天将是全球的一个敏感时期,发达经济体的问题是如何恢复增长,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问题则是抑制通胀。

“今年秋季将是各个发达经济体的敏感时期,所有国家都要重新调整它们的经济增长方式。这是各国思考未来的重要时刻。”佐利克说。

佐利克认为,欧洲、美国和日本面临着相似的经济结构改变的挑战。欧盟的问题集中在一起,包括主权债务、银行等,美国的金融机构则在加强资本情况,但是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和住房抵押贷款有关,以及失业问题。

“欧美地区的情况可能更为复杂。因为各个金融部门压力测试的质量与主权债务的质量一致,而主权债务又与各国政府的措施有关。这也是我和拉嘉德(IMF总裁)一直在督促各国要解决的问题。”佐利克说。

“短期来说,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通货膨胀,一定程度上这是食品价格上升造成的。中国领导人对此很敏感。通货膨胀可能会成为不稳定的因素。”佐利克认为,人民币升值、信贷政策和供给增加都有助于解决中国的通胀问题。

 

尼日利亚总统府日前宣布,由非洲发展新伙伴组织(New- PartnershipforAfricanDevelopment)主办的首届非洲贸易展会 (thefirstAfricanBusinessTradeFair),将于10月23至31日期间在尼首都阿布贾举行。

这次展会将展示非洲当地产品和服务及投资机遇,鼓励非洲当地企业开展合作和参与竞争,开发潜在的非洲市场,促进非洲国家间的贸易往来,推动非洲大陆的发展进程。

  时报讯 以“商务助推企业提升价值”为主题的“2011浙江商务周”将于9月22日-28日在杭州等城市召开。

  此次商务周活动涵盖中国中华老字号精品博览会、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经济开发区)与日本跨国公司对接会、非洲投资高峰论坛等13个展会和活动。

  省商务厅副厅长陈如昉答记者问时表示:“今年外贸出口难,主要在于成本压力、资金压力、用电压力和用工压力等,因此希望通过商务周活动给融资难的中小民营企业搭建一个平台,让它们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自己对口的咨询渠道。”

  据了解,浙江对外投资已连续两年名列全国第一,每年还以百分之一百甚至两百在增长,其中赴非投资占9.7%。本次论坛将有一批非洲高官前来参加。

总45篇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页 10篇/页 转到第
分类管理
请用中文、英文或数字。(15个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