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中国人老谢艰辛闯非洲

2011-09-01 11:09:38

安戈谢(Angoche)是莫桑比克北部一个沿海小城市,这里红树成林,海滩平整,椰树摇曳,水鸟阵阵,充满了浓郁的热带风情。或因“谢”字有缘, 中国人老谢在闯荡非洲多年后,最终扎根于安戈谢。若有人在此,提起RONGERXIE(罗杰·谢),上至市长,下至贫民百姓,几乎没有人不熟知他的大名。 当笔者与老谢无论是穿行于街道,还是路过老少边穷地区,总是惊奇于他没完没了地和熟人打招呼。老谢来此落地生根,要了当地女人,生了混血的娃儿,讲着一口 流利的当地话,成了莫桑比克人的女婿,融入其中,安戈谢人这么熟悉他,自然而然见惯不怪。

  老谢大名叫谢树和,老家是汕头龙湖区,1991年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外语系外贸英语专业,分配至广州“文冲造船厂”当英语翻译。1992年, “香港中南水产有限公司”到汕头招聘海外翻译和高级管理人员,老谢碰巧回老家休假,顺便参加了应聘。由于是面向社会开放招聘,应试者“人山人海”,最终, 老谢通过笔试、面试和写作。当时就录取三人,一位是博士,一位是硕士,一位是本科生,他成为三名幸运者之一。

  当时的中国,传媒并不发达,人们对海外充满好奇与向往,都想出国闯荡。老谢虽然被录取,出国手续却很繁琐,直到来年,才办完护照、签证等证件, 做好飞往非洲国家坦桑尼亚的准备。他原以为推开神秘的非洲之门,工作几年后回国,但等他踏上这个热带大陆,生命轨迹完全被改写,注定走上一条艰辛无奈、永 不停歇的闯荡之路。

  1993年6月,老谢飞抵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他所工作的“中南公司”在非洲沿海国家收购海参、鱼翅和鱼肚,而后发往中国香港出售。最 初,他被安排在首都,收购海参,熟悉海参加工流程,有时也和同事一起,到坦噶和桑给巴尔岛等地收购海产品。一年后,老谢又被公司派往西北部小城姆万扎 (MWAZA),收购鱼肚。

  姆万扎位于风景秀丽的维多利亚湖畔,这里产多种淡水鱼,公司在小城内租了一套别墅,长期派驻2到3名中方员工,主要收购尼罗河鲈鱼(Nile- Perch)鱼肚。这种鱼成鱼平均重达50公斤,1米8长,其鱼肚自然为上等货,利润丰厚。那时候生意好做,货源充足,完全是买方市场,因采购量大,卖家 接收支票不易兑换,只好采用现金交易。每次外出采购,都是将钱塞进背包背去,成捆成摞地支付,太夸张,最终导致灾祸上门,被人下药迷倒。

  1996年下半年,老谢离开原公司,单飞单干,开创自己的事业。海参收购来钱快,商机诱人,他仍选择这个行业。他离开了坦桑尼亚,来到莫桑比克 首都马普托,到渔业部办理海产品准予收购与出口证书。待办到证件后,他立足马普托,同时也到附近30公里外的伊尼亚卡岛,收购海参和鱼翅。

  莫桑比克沿海水域产多种参,中国人从食用价值方面考虑采购所需要的约在20至30种之间。海参在莫桑比克沿海大致分布为:南部的伊尼亚卡岛产低 挡参,高档参也有,但个头较小,数量也少;中部伊尼扬巴内、维兰古鲁希、巴扎鲁托群岛高档参居多;北部的纳卡拉、彭巴、帕尔马等地高中低档参都有。海参的 加工技术和过程非常重要,技术不过关,好参也会加工成次品,层色、品质、价格均会受到影响,稍有不慎,会因脱水不尽导致腐烂,进而污染整个货柜,带来巨大 的经济损失。成品参被运抵香港后,通过这个国际化商品集散地,再转销至中国内陆及东南亚诸国。

  2001年雨季初,老谢来到安戈谢,在此租房,定点收购海参。从他来非洲直到今天,不管婚姻如何变化、事业如何波折,海参收购作为他的主业,一 直从未间断。刚来时货源充足,利润也高,但到了今天,利润犹在,可量上不去了。目前他主要收购秃参、白猪婆、黑猪婆高档参以及梅花参、枣乌参、鞭参、萝卜 参等中档参,加上鱼肚,每积累到一吨重,就直接空运到香港。走航空费用高,但周转快,资金回笼快,同时也节省了时间成本。

  像许多中国人那样,老谢勤快,头脑活络,不停地奔波,整天琢磨如何赚钱。当在安戈谢固定下来后,他发现开商店非常赚钱,就在市区主街租了一座两 层楼房的商店,经营日用百货和粮油食品。他让已结识的莫桑妻子负责经营,自己到楠普拉市,从省城的中国商人或印巴商人那儿进货。那时商机无限,顾客盈门, 卖什么都赚钱。比如,老谢从马拉维进口了一卡车20吨食用糖,运抵商店后在一周内销售一空。商店越做越好,品种越进越多,规模越来越 大,RONGERXIE的名字随着他出售的商品,走进了安戈谢地区的街道与乡村。

  (作者简介剑虹:非洲十年,实地采访,潜心研究,2003年出版《中国商人在非洲─商情·风情·人情》;2007年出版《最后的金矿─无限商机在非洲》;2010年出版《莫桑比克指南》和《穿越东南非洲》。)

阅读( ) | 评论(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