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去非洲,别买象牙!

2011-09-21 12:09:22

  “这象牙镯子多少钱?”“便宜,2800元,赶紧买吧,以后象牙越来越少,会升值的。”“不是禁止象牙贸易吗?”“谁说的?中国刚进口了几十吨象牙,这就是那批料加工的。”12月10日,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记者听到上述对白。

  11月20日,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和肯尼亚驻华使馆共同发起了“绿游非洲护照夹”活动。自此,所有申请前往肯尼亚旅行并获得该国签证的中国公民,都将免费从使馆处得到一本“绿游护照夹”,告诫人们不要购买象牙制品作为“土特产”或旅游纪念品。

   根据国际爱护动物基金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广州白云机场海关共查获象牙走私案138宗,同比增长90%;查获象牙及其制品182.77公斤, 案值约800万元。涉案物品以工艺品居多,包括用象牙制作的手镯、项链、筷子、印章、人物雕像等,来源地均为野生大象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

   “这些查获只是冰山一角,近年,我们在广州市场调查时发现,市场上销售的象牙制品,非法与合法的比例为7:1。”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项目主任华宁告诉记 者,象牙消费直接影响到大象种群的减少,在上世纪50年代,非洲有130万头大象,但随着象牙贸易的发展,几十年间内非洲大象的数量急剧下降,目前只有 40万 头左右。

  没有市场,就没有走私与猎杀,这个问题由来已久。肯尼亚驻华大使朱利斯·桑古利表示,对非洲象群的大规模杀戮始于上 世纪70年代,数以吨计的象牙被非法出口到东西方各国。1973年,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百多个国家共同签署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以下简称 《公约》),是以限制各缔约国的野生动植物贸易。

  根据物种濒危状况的不同,《公约》中设有“附录一”、“附录二”、“附录三”三重级别。以象牙为例,1989年、1992年《公约》分别将亚洲象、非洲象列入“附录一”,这意味着绝对禁止一切相关的国际贸易。

  然而如此一来,象牙贸易是否就真的销声匿迹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华宁告诉记者,一方面不是所有的“象源国”都支持贸易禁令,博茨瓦纳、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南非这四个国家象群过剩,经常发生人象冲突。2002年,四 国最终游说成功,《公约》将他们本土的象群保护级别降到“附录二”,这意味着允许有配额的正常象牙贸易。另一方面,象牙的市场需求,突出体现在中国和日本 等亚洲国家。中国很早就有牙雕工艺,日本则主要用象牙做印章,两国曾共同向《公约》申请贸易配额。

  在华宁看来,想要杜绝走私象牙与偷猎象群,只有彻底禁止一切象牙贸易,但眼下这样做,似乎又会与现实发生冲撞。

   柴慈继,北京象牙雕刻厂老技师,国家级牙雕大师,“雕龄”30余年。他告诉记者,上世纪60、70年代,由于国际封锁,加上我国科技水平较低,牙雕成为 当时赚取外汇的主要手段,那时候有“一个牙雕厂顶半个首钢厂”的说法。1989年,象牙贸易被禁后,北京象牙雕刻厂就不景气了,原有的800多名技师大部 分都改了行,有的去干玉雕、有的去做骨雕,还有的去当公交车售票员,牙雕工艺濒临失传。

  有人曾经提出,牙雕可以改换材质,但在柴慈继看来,这门技艺不可能离开象牙。“比如玉比较硬,就不能用有刃的工具雕刻,只能用旋转的工具,而牙雕则讲究用有刃的工具雕刻。把二者放在一起,从纹路、刀痕上一眼就能看出差别,如果没有象牙,牙雕技艺也就到此为止了。”

  另外,柴慈继认为牙雕并不会威胁大象生存,相反是一种生命的延续。“大象也有生老病死,技师用死亡大象的象牙制作精美的工艺品,是颇有意义的。而像北京牙雕厂这样的正规厂家只做高精产品,有的技师一年也就雕一只象牙,并没有太大的需求量。”

   然而华宁则告诉记者,即便是合法贸易,牙雕厂对象牙的消耗还是很大的。1991年,国家林业局曾进行过一次大规模清查,把所有库存象牙登记入册,证明它 们是牙雕厂合法拥有的。当时数字显示,象牙有130吨。2003年,由于不时有象牙非法贸易案件发生,国家林业局再次清查库存,还剩30吨,平均每年消耗 10吨。2006年,库存象牙消耗殆尽,中国和日本一起向《公约》申请新的贸易配额,终获批准。2008年11月,中国组成一支庞大代表团从非洲拍得61 吨象牙。今年5月,这61吨象牙从非洲经海路运抵中国。

  华宁记得,上海牙雕厂一位退休的老厂长曾告诉记者,牙雕工艺濒临失传并非由于原料匮乏,而是很多人更愿意批量生产,很少有年轻人再愿意坐下来精雕细刻了。“雕刻工艺的承继不能以牺牲一个物种为代价。”

   除了身陷技艺传承的困局外,中国象牙贸易还面临着监管方面的尴尬。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执法处万自明处长介绍,作为拦截非法象牙贸易的第一关 口,海关的通关量是很大的,然而全世界的海关都做不到逐包临检。于是大量非法象牙制品会通过邮寄或携带流入国内,能被拦截的都只是凤毛麟角。这种现状海关 也知道,但没办法,所以只好把后期执法交给森林公安。但我国目前的执法体系是多部门的,有重叠,亦有缺失。市场管理由工商局负责,而野生动物制品非法贩卖 则由森林公安负责,因此有些人即使发现了非法象牙制品,也不知道是该告诉工商还是森林公安,交叉漏洞给犯罪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为加强管理,2004年,国家林业局推出了象牙标识管理制度。截至目前,注册了十几家象牙加工企业,和几十家合法的象牙制品售卖点,比如王府井工美大厦四层。正规象牙制品,每件都配有收藏证,相应的售卖点则挂有国家林业局颁发的象牙制品经营许可证铜牌。

   然而,现有的措施并未能遏止走私与猎杀。正如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亚洲代表葛芮女士提出的:“拒绝购买就能停止杀害。”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主任 孟宪林告诉记者:“希望我们的旅游者尽量避免或不要购买象牙制品,这不但有利于提高我国公民的国际形象,同时也体现了我国自然保护责任意识的提升。”

   华宁告诉记者,地球具有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任何一个物种的存在都有它的作用与必然性。“大象在生态系统中非常重要,它庞大的身躯在森林里可以帮助树 木播种,疏松土地,为低矮植物打开阳光,而象牙贸易意味着间接支持对大象的屠杀,一旦这个物种灭绝必然会产生连锁反应,祸及人类。尽管中国自古就赖以用象 牙进行艺术创作,但为了物种的延续,从公民个人开始割舍这份需求,是一种人性的进步。”

阅读( ) | 评论(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