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中非贸易前途无量

2011-09-03 10:09:29
标签: 中非贸易

中非贸易前途无量

——中非贸易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回顾与展望

于培伟

中国与非洲贸易往来始于1950年。中国政府秉承“平等互利、讲求实效、形式多样、共同发展”的原则,发展同非洲各国的经贸关系,合作规模逐步扩大,合作领域不断拓宽,合作水平日渐提高,中非互利合作潜力大,前景广。

中非贸易发展的四个阶段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中非贸易规模从1000多万美元增至数百亿美元,贸易对象由一、两个国家增加到50多个,进出口商品结构和贸易方式也日趋多元化。大致可划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年-1978年):建立与初步发展阶段。1950年代至1970年代,中非贸易的发展比较顺利。其中,贸易方式从1950年代 初的民间贸易发展到较大规模的官方贸易,商品结构从初级产品为主逐步发展到以工业制成品为主,产品种类增加至几十种,贸易伙伴从最初的北非国家扩展到撒哈 拉以南非洲国家,贸易支付方式由记账支付逐渐转向现汇贸易。

1950年代是起步阶段。1950年,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仅有1214万美元,占当时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有贸易往来的只有摩洛哥和埃及;到 1959年,中国已同19个非洲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关系,贸易额达0.9亿美元,比1950年增长了7倍多。出口商品从单一的茶叶为主,逐步扩展到茶叶 与粮油产品(占56.2%)、轻工产品(占16.2%)、钢材(占11.7%)和机械产品(占3%)等。

1960年代中非贸易继续得到发展。到1969年,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非洲国家和地区增至38个,中非贸易额达到1.82亿美元。这一时期,由于外汇短缺、资金不足等问题,中非贸易往来主要采用易货贸易方式,以记账支付结算,在促进贸易发展的同时也扩大了贸易品种。

1970年代中国对非贸易发展较为迅速。贸易额从1970年的1.77亿美元增长到1978年的7.65亿美元,增长了4.3倍,其中中国对非出 口增长了4.2倍,自非进口增长了4.5倍。特别是随着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与中国建立贸易关系的非洲国家和地区达47个,与中国签署贸易协定的非洲 国家也达到30个。根据平等互利原则,中国也积极增加了非洲国家的磷酸盐、棉花等进口,商品结构更趋多样。该阶段采用现汇贸易与记账贸易并行的支付方式。

第二阶段(1979年-1989年):徘徊前进阶段。1980年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步阶段,伴随着外贸体制的初步改革和国家对非贸易政策的调 整,中非贸易发展受到了一定影响。1980年中非贸易额11.3亿美元,其中出口额7.47亿美元,进口额3.84亿美元。整个1980年代,中非贸易一 直在8亿至12亿美元之间徘徊,1989年贸易额仅达到11.7亿美元。其间,中国自非进口持续下降,贸易顺差有所增大。

这一时期,中国对非出口金额较大的商品有茶叶和土畜产品(占17.1%)、轻工产品(占14.3%)、纺织和服装(占13.4%)、机械产品(占 5.4%)、粮油食品(占3.7%)等。国内一些地区和部门的公司在非设立了150多个贸易中心或办事处、200多个贸易公司及分拨中心,一定程度上刺激 了中非贸易的发展。

第三阶段(1990年-1999年):稳定增长阶段。1990年代,中国对外贸易体制改革逐步深化,开始实行外贸承包经营责任制,同时国家开始重 视对非经贸合作。伴随市场多元化战略、以质取胜战略、“大经贸”战略及科技兴贸战略的实施,中非各种形式的互利合作广泛开展起来,推动了对非贸易的迅速发 展。1990年,中非贸易总额为16.7亿美元,到1999年已增至64.8亿美元,年均增速达16%。其中,对非出口一直逐年递增,进口也大致呈上升趋 势,中国基本保持了顺差地位。

这一时期,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在中国对非出口商品结构中占比不断上升。1999年,中国对非洲出口的机电产品达到14.8亿美元,约占对非出 口总额的36.1%,其次是纺织品和服装(占25%)、轻工产品(占13.4%)和鞋类产品(占10.5%)等。中国自非进口商品大类为石油和农、林、矿 初级产品等。中国在非洲的主要贸易伙伴也不断扩展。1990年,中国对非贸易额超过1亿美元的仅有苏丹一个国家,到1998年已增至包括南非、埃及、尼日 利亚、摩洛哥、安哥拉、加蓬等在内的14个国家。

第四阶段(2000年至今):快速发展阶段。2000年10月,为加强中非在新世纪的友好合作,应对经济全球化挑战,促进共同发展,中非双方共同 创立了“中非合作论坛”,开启了中非合作新纪元。这一论坛的成立,极大地推动了在新形势下中非长期、稳定、全面发展的新型伙伴关系,也使得中非经贸合作进 入快速发展的新阶段。

2000年,中非贸易额首次突破100亿美元。到2005年,中非贸易额已达到397.5亿美元,比2000年接近翻了一番,5年间年均增幅高达 32%。2006年上半年,中非贸易额达到255.8亿美元,同比增长41%,其中中国对非出口110.3亿美元,从非进口145.5亿美元,分别较上年 同期增长30%和51%。中国在非洲的贸易伙伴已遍布非洲各个角落。2005年,中国对非洲出口超1亿美元的国家达26个,中国从非洲进口超1亿美元的国 家达18个。贸易结算方式在经历了记账贸易、易货贸易、现汇双轨制贸易等阶段后,目前基本上以现汇贸易为主。这一阶段,也是中非贸易结构、方式、对象等发 生显著变化的时期,呈现出一系列鲜明的特点。

中非贸易发展的新特点

进入21世纪,中国和非洲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经济持续保持了高速增长势头,2001年11月加入世贸组织,标志着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而非洲国家为应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加快发展、联合自强意识不断增强,开始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国际合作,并加大了区域化建设力度。2002年7月非 洲联盟正式成立,标志着非洲国家间的团结合作从政治领域向全方位拓展,并将社会、经济发展提上首要日程。这些新变化,为中非经贸关系发展开辟了广阔前景, 中非经贸合作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这一时期,中非贸易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规模增长不断跃上新台阶。进入新世纪以后的中非贸易,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增速大幅提升。1950年代,中非贸易从1950年的1200万美元增至 1960年的1.1亿美元,用了10年时间实现了第一个亿美元的跨越。之后,从1亿美元到10亿美元用了20年时间,从1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也用了 20年时间,而从2000年的108亿美元上升到2005年的近400亿美元,仅仅用了4年时间。这一时期,中非贸易额每年以接近40%的速度递增,充分 显示出中非贸易蓬勃发展的增长势头。

进出口商品结构更趋多样化。近年来,中国对非出口商品构成逐步从纺织、服装、箱包等轻工产品为主,向工业制成品和半制成品为主转变。特别是 2000年之后,以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较高的机电产品为主的产品,逐渐占到中国对非出口商品总额的半壁江山。举例来说,2005年11月,布隆迪一次性采购 我国某品牌汽车1740辆,作为布本国军队用车;我国自行研制开发的新舟60飞机也在非洲获得了17架销售合同;2006年1月,山东某公司获得向安哥拉 出口110台推土机的一揽子大宗销售合同。家电产品销售更是在非取得可喜进展,每年约有数十万台空调、洗衣机、电动车等进入非市场。从进口商品结构来看, 中国自非进口大类为石油和农、林、矿初级产品等。目前,原油、铁矿砂、棉花、钢铁制品、原木、钻石、锰矿砂、铜制品、烟草等,占中国自非洲进口总额的 85%。其中,近年来有较大增长的是中非能源贸易。2005年,中国从撒哈拉以南非洲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占总进口量的28%,非洲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海外份 额油来源地。

“大经贸”战略发挥出积极效应。早期的对非贸易,主要集中在一般贸易范畴,其中也包含一些由于援助项目带来的出口。但近年来,随着“走出去”战略 的大力实施,中非贸易已逐步发展为一般贸易与对外投资、承包工程、对外援助等多种经济合作方式的相互结合,投资带贸易、工程带贸易的特点十分突出。以境外 投资为例,自2000年至2005年,国内企业共在非洲地区设立了100多个境外加工贸易项目,这些项目中的70%是以国内设备、厂房和仪器等投资,每年 还可带动数亿美元的零配件、主辅料等产品出口。对非承包工程的快速发展,也是带动国内机电产品出口增长的重要原因。中国在苏丹实施的石油开发项目,就带动 了大批石油钢管等设备出口。

贸易促进平台和政策日益丰富。进入21世纪后,中非贸易关系更加密切,中国同非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贸易往来,同40多个国家签订了《双边 贸易协定》,与35个国家建立了双边经贸混(联)委会机制,同28个非洲国家签署了《双边鼓励和保障投资协定》,与8个非洲国家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 定》。这些机制和法律框架的建立,为中非贸易的快速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

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召开,中国政府做出了包括减债等在内的一揽子承诺,表达了加强与非洲平等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的真诚愿望。自2005年 1月1日起,中国开始施行关于《给予非洲最不发达国家特别优惠关税待遇的货物原产地规则》的规定,为进一步拓宽自非洲国家的商品进口提供了新的机遇。根据 上述规定,共有25个非洲最不发达国家的190种商品进入中国市场给予特别优惠关税待遇。从中国海关公布的统计数字来看,2003年在这190个税目项 下,我国从非洲25个受惠国进口的商品总额为0.76亿美元;2004年的进口额达2.08亿美元,一年净增了1.3亿美元。2005年,我国自非洲上述 25个受惠国的进口贸易总额达58亿美元,比上年度的39亿美元猛增了47.2%。这一优惠关税措施与其他支持政策一起,构成并不断丰富了对非贸易的政策 体系。

总体来看,近年来中非贸易的迅速发展,不仅促进了双方经济发展,也给中非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中国商品物美价廉,适合非洲市场的消费层次,对 提高非洲人民生活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我国自非洲进口的原油、原木、铁矿砂等能源与矿产品,满足了相关领域的发展需求,咖啡、钻石、工艺品等具有非洲特色 的产品,也受到国内消费者的欢迎。这充分说明,中非贸易的增长是一种利益双赢的关系。

2006年11月上旬,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暨第三届部长级会议将在北京召开,有40多位非洲国家领导人和48个与我国建交的非洲国家外交和负责经济合作事务的部长齐聚北京。这次峰会的召开,必将为中非经贸合作注入新的活力,推动双方合作向更为深入和务实的方向发展。

典型国别举隅

非洲有53个国家,地区间、国家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特点十分鲜明。由于政治、经济和地缘等因素的影响,中国与非洲各国的贸易发展也各有特色。下面,仅以埃及、安哥拉和中非为例,从不同侧面说明中非贸易发展概况。

中国—埃及:埃及是阿拉伯和非洲国家中同我国建交最早的国家之一。1955年两国签订了政府间第一个贸易协定。1956年初,我国首先在开罗设立了商务代表处,同年5月两国正式建交。1995年3月,两国签订经济贸易协定。

目前,我国已是埃及第三大贸易伙伴国。2005年,中埃贸易出现了新的增长势头,双边贸易额达到21.4亿美元,比2003年翻一番,同比增长 36.1%。其中,中方出口19.3亿美元,进口2.1亿美元,中方有较大顺差。我国向埃及出口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轻工、化工、五矿产品及纺织品等; 进口商品大类为:大理石、棉花、亚麻、石化产品、铝材、水晶制品等。近年来,我国与埃及在石油服务、石化、电力、交通设施、铁路设施改造、电信等一些领域 的大项目合作出现良好发展势头,带动我国机电产品、成套设备出口逐步增加。为进一步改善中埃贸易平衡状况,我国政府正积极采取各种措施,扩大从埃及的进 口。

中国—安哥拉:1983年1月,中、安建交。1984年6月,两国签订贸易协定;1988年10月成立经贸混委会。

中、安贸易的一个鲜明特点是以石油贸易为主要内容。安哥拉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储量为120亿桶。目前,在安哥拉石油出口国中, 中国位居第二,第一位是美国;在中国进口石油的国家中,安哥拉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位列第二。2001年到2004年,安哥拉对中国的石油出口增长了六 倍;2005年,中国从安哥拉购进1746万吨石油,比2003年增加一倍。多年来,我国进口远远大于出口,贸易逆差巨大,但近两年出口贸易也出现逐年增 长趋势。安哥拉正逐渐成为我国在非洲大陆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

中国—中非:中非是非洲较为贫穷与落后的国家之一。中国与中非1998年1月29日复交。复交前,中、中非贸易几乎是空白,复交后两国贸易有很大 发展。据我国海关统计,1997年我国对中非的贸易额仅7万美元;1999年增加到400多万美元。目前,在中非市场上,我国的中、低档产品尤其是低档产 品具有较大活力。中国制造的收录机、计算器、自行车、缝纫机、暖瓶、仿陶瓷餐具、茶具、床上用品、箱包、小五金、电源插头、插板等商品占据了近半数份额; 电风扇、布匹、儿童玩具、机电工具也占有很大份额。近年来,一些高档用品,如空调、冰箱、彩电和摩托车等逐步走进中非市场。上述贸易多数采用转口方式,从 喀麦隆、贝宁、科特迪瓦、多哥和海湾国家及欧洲进入中非市场。我国从中非进口的商品主要是木材,年营业额仅50万—80万美元。

中非贸易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一是总量小。目前,中非贸易在各自对外贸易中所占比重仍很有限。2005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已经超过14000亿美元,其中对非贸易仅占总额的 2.8%,远低于亚洲(占56.8%)、欧洲(占18.4%)和北美洲(占16.2%)所占比重,也低于拉丁美洲(占3.5%)的份额。非洲53个国家 中,同中国双边贸易超过5亿美元的只有13个。另一方面,中非贸易在非洲进出口总额中所占比重也不高,2004年为6.78%,欧美发达国家仍占据着非洲 70%左右的进出口市场份额。

二是长期保持顺差。自1965年以后,中国在中非贸易关系中一直保持顺差地位,特别是在1980年代,贸易不平衡现象十分严重。1987年,中国 对非出口8.54亿美元,进口仅为1.55亿美元,出口是进口的5.53倍。进入1990年代以后,这一状况依然没有得到改变。近年来,中国政府采取种种 措施加大从非进口力度,2005年对非进口额超过了出口额。但整体来看,逆差主要来源于一些资源大国,对多数非洲国家仍然具有较大的顺差。

三是商品质量和品牌形象尚需提高。目前,非洲的高档进口市场基本上被欧美国家所占据,特别在一些大城市里的金融和商业中心,聚集了许多西方国家和 少数印巴人经营的超市、高档商品经销店和连锁商店等。而中国对非出口商品多数是中低档日用品,以及劳动和材料密集型的低附加值机电产品,经营业态也多数是 以物资批发和零售兼顾的“华人街”、“中国城”等综合性实体。这种现状导致中低档商品过于集中,给许多“中国产品”贴上了“价廉、低档”的标签,也导致许 多质量好的品牌产品无法正常销售。

四是贸易秩序有待规范。近年来在中非贸易的快速发展过程中,我国一些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增长较快,引发贸易摩擦等一系列新问题。自WTO成立到 2005年底,中国共遭受来自非洲国家的反倾销和保障措施共计48起,占同期案件总数的6.2%,远高于中非贸易额占我国外贸总额的比重。导致摩擦发生的 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无序竞争。个别企业甚至扰乱当地市场价格,引起东道国民间层面的抵制,也损害了中国企业信誉和中国商品声誉。

中非贸易的发展前景与政策建议

2005年,美国纽约帕特南之子出版社出版了由战略学家巴奈特撰写的《行动蓝图:一个值得创造的未来》一书,书中在对2010年—2025年世界 大事进行预测时指出,“中国的能源需求带来南部非洲的经济腾飞,一个制造业大国的兴起往往会带来如下变化:贸易方式要改变;垂死的工业复活了;外溢效应到 处可见。如果中国需要几千万吨铁矿石,那么不仅南非的铁矿业将因此生机勃勃,它还将带来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大发展,并进而增加对火车的需求。从此,非洲将有 机会与全球经济联系起来,但发出邀请的不是西方国家,而是亚洲”。巴奈特的这一论断,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对未来一个时期中非经贸合作的前景预测。虽然现实 发展尚待时间验证,但中非经贸合作的巨大潜力和广阔前景却是毋庸置疑的。

巨大的经济互补性是中非贸易持续增长的前提。中非经济有较强的互补性。一方面,拥有53个国家、8亿人口的非洲大陆市场不但广阔,而且充满机遇。 非洲国家普遍存在经济结构单一、工业基础薄弱等问题,工业制成品的需求很大,其中轻工、家电、电子等产品是需求最大的产品,而这些领域恰恰是中国企业的强 项所在。可以预见,越来越多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产品在非洲大陆将成为畅销产品。机电产品仍将是未来中国对非出口的第一大类。另一方面,非洲有丰富的资 源,统计资料表明,全球最重要的50多种矿产中,非洲有17种蕴藏量居世界第一位,这对正处于快速成长期的中国来说更具吸引力。以石油为例,目前非洲已经 是中国最大的海外份额油来源地,预计未来三至五年内,中国从海外获得的份额油总量将达到每年5000万吨,其中尼日利亚、加蓬、苏丹、安哥拉等非洲国家将 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友好的互信关系是中非贸易持续增长的保障。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非洲是全球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中非友好合作已经成为“南南合 作”的成功典范。近年来,中国和非洲国家领导人互访频繁,政治互信不断加深。2006年1月,中国政府正式发表了《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特别强调继续加 强双边经贸合作。中国政府还明确指出,愿在条件成熟时与非洲国家或地区组织商签自由贸易协定,并推动双方企业界成立“中国—非洲联合工商会”。2006年 11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暨第三届部长级会议将在北京召开,有40多位非洲国家领导人和48个与我国建交的非洲国家外交和负责经济合作事务的部长齐 聚北京。这次峰会的召开,必将为中非经贸合作注入新的活力,推动双方合作向更为深入和务实的方向发展。

不断拓展的合作领域是中非贸易持续增长的源泉。近年来,非洲国家政治形势日渐稳定,经济建设稳步发展,投资环境不断改善。对许多中国企业来说,非 洲市场正变得越来越富有吸引力。目前,中国已有800多家企业在非洲落户,不少企业在非成功开拓,留下了很好的口碑。随着双方经济的不断增长,中非互利合 作的领域,正在从单纯的贸易拓展到农林渔业、能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通讯、加工制造等各个方面。例如,2005年中国通讯企业华为先后与肯尼亚、津巴布 韦和尼日利亚3国签署总额达4.42亿美元的电信合同,帮助非洲国家改善通讯设施;北京输变电公司投资304万美元,在肯尼亚建起混凝土电线杆厂,从此结 束了东非国家只有木质电线杆的历史。中国企业还参与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Lekki自由贸易区的建设,首期建设投资2.67亿美元,预计2年内完成。这些 新的合作项目,势必带动中国大量机械设备、机电产品等制成品的出口。

中非贸易的前景是诱人的,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存。为在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中非贸易规模、提升合作水平,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制定规划,做大中非贸易的总体规模。据WTO统计,目前非洲年进出口贸易总额近4000亿美元,且每年以3%左右的速度持续增长;根据我国 “十一五”规划,到2010年我国的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将达到23000亿美元,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达到4000亿美元。应结合中国、非洲各自贸易增长情 况,制定未来一个时期中非贸易的发展规划,力争5年内将中非贸易额提高到1000亿美元,在各自贸易总量中占比有所提升。此外,应借鉴德国和日本的经验, 对非洲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情况进行细分,确定重点国别。尤其应针对我国的出口商品特点、进口市场需求,结合非洲各国的产业发展、资源禀赋等特色,确定不同国 别的贸易重点,力争扩大相关领域的贸易规模,推动中非贸易再上新台阶。

第二,共同发展,重视中非贸易的平衡问题。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国内市场吸纳能力迅速扩大,许多非洲国家希望扩大对中国的出口,促进自身 经济增长,缓解贸易不平衡矛盾。我们应积极适应这种新变化,改变以往侧重发展与非洲经济发展水平较高、资源较丰富国家经贸关系的思路,给予非洲穷国、小国 以更多关注,注重未来中非贸易的全面发展。应增加对非洲国别进口政策性补贴的规模,根据国内市场需求,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进口非洲商品。继续完善给予非洲国 家的免关税市场准入政策,加大这一政策的宣传力度,引导进口企业依法享受优惠关税待遇。

第三,拓展领域,挖掘中非贸易的更大潜力。在货物贸易领域,未来一个时期对非机电产品出口仍将占据较大份额,但中非能源、资源贸易将成为新的热 点。非洲地区石油总资源量为233.8 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为21.2万亿立方米,到2010年,非洲国家石油产量在世界石油总产量中的比重有望上升到20%。随着近年来中石油、中海油等一批 能源公司赴非从事勘探开发,预计未来三至五年,非洲在我国海外份额油进口市场中所占比重将持续上升。在服务贸易领域,中非也有着巨大的合作空间。其中,应 优先发展电信、旅游、营销、远洋运输等业务领域,培育新的增长点。特别应积极推动和扶持国内电信公司开展对非业务,逐步树立中国电信产品标准。

第四,规范秩序,提升中国产品的品牌形象。应重视发挥行业中介组织的作用,鼓励在非个体商人成立“中国商会”等组织,通过内在的规范、自律机制约 束个体企业经营行为,维护贸易和经营秩序。政府部门应重点打击出口环节的假冒伪劣行为,通过舆论曝光、降低信用等级、取消优惠政策、罚款等各种措施,对违 法经营或损害中国产品形象的企业或个体商贩予以惩戒。与此同时,政府应为国内的优质产品、品牌产品出口营造更好的体制环境和政策环境,通过高层互访、展会 等各种平台,帮助企业加大宣传推介力度,并在金融、保险等领域提供更多的优惠服务,支持有条件的企业进入非洲被西方垄断的中高档市场。

阅读( ) | 评论( 0 )